— 就只是隻蟬蟬 —

【冰秋】初雪

❖人物归秀秀,欧欧希归我。
❖刚入坑不久想产粮!!
❖圣诞贺文第二弹_(:з」∠)_(燃烧手速
-
清静峰。
洛冰河在某晚探讨结束后,将沈清秋清理完抱到床上,自己再上去将他环住。
爬上床铺前,他不经意往窗外一瞥,发现点点白色自天上缓降。
「师尊。」洛冰河蹭了蹭怀中人,柔声道:「我们明天去洛川走走,好不好?」
在梦境与现实中载浮载沉,沈清秋不知道他又想到什麽了,只觉得现在很想睡,非常想睡,伸手摸摸洛冰河的头,「……好,快睡吧。」
「是,师尊晚安。」他轻笑,又将沈清秋搂紧一些。
隔天一早,出门前。
「停,别再往我身上添衣服了。」沈清秋伸手制止想把自己包成球的徒弟。
「不行,今年的冬天特别冷,要是师尊受了风寒怎麽办?」洛冰河手上拿着一件厚重的绒毛披风。
沈清秋心裡无奈,又是哪裡出问题?自己甚麽时候就变得这麽娇贵了?
「而且,昨晚怕是有些过了……师尊起床时的脸色看着还有几分疲惫。」
「说甚麽呢。」黑着脸拿折扇往人头上一敲,沈清秋还是接过徒弟给的爱心,「不许再加了啊。」
「……是。」洛冰河把刚举起的手默默放了下来。
「走吧。」沈清秋牵着洛冰河的手往外走,无视身后瞬间冒出的粉红泡泡。
-
师徒二人共撑一把青伞,沿着没完全结冰的洛川漫步,欣赏还未停歇的雪花飘落。
明明是早已见过好几次的景色,在两人互道心意后前来却又有不同的风情。
「洛冰河就是在这个时候,在此处被放进河裡、被人救起来的。」每到此处,沈清秋都不禁想到这点,他伸手,一点白色停在指尖。
「师尊在想甚麽呢?」洛冰河抱住对方,在他耳边低语。
「……想你。」
闻言洛冰河抑不住内心的欣喜,加大了环在腰间的手劲,恨不得整个人都黏在沈清秋身上再也扒不下来,「我、我也无时无刻都想着师尊!」
后者这才意识到自己说的话。
……突然感性甚麽!
他徒劳的往外推推洛冰河,只换来一声哭唧唧。
「师尊你别嫌弃我……」洛冰河把头埋在沈清秋颈间。
为了不让徒弟在外头爆哭他只好停手,任他黏着,伸手抚上头部顺了顺毛。
等洛冰河抱满足了,他看了看四周雪景,「师尊。」
「嗯。」沈清秋继续顺毛。
「我想做一件事。」
却不想洛冰河此时鬆了手,把青伞放到自己手中,离开笼罩范围,蹲到一边积的有些厚度的雪堆旁。
沈清秋到他旁边蹲下,看看他想做什麽。
「小时候常常看着其他户的孩子堆雪人,自己却没有玩过,今天想试试。」洛冰河加固着一个感觉快要散掉的,比他手掌还大的雪球,自顾自的说着。
而后他又往雪堆裡抱了一点雪过来,在地上拍成圆形,再把方才做好的雪球放上去。
拿起地面的树枝在上面的球画一个笑脸,手移到雪人腹部时停留了一下,最后将树枝放回地上。
目测快两头身高的小雪人伫立在雪地中。
「好了。」洛冰河微笑的看着自己的成品,话却是没了下文。
沈清秋可没漏看自家徒弟的小动作,他心裡了然,捡起树枝在雪人肚子上留下一个秋字。
然后不意外的见到自家徒弟满脸通红的样子。
「师尊……」洛冰河的语气夹杂着开心和一点羞,自己的小心思就这样被师尊看了出来。
「冰河,你有一个地方做错了。」
洛冰河不解的咦了声,看着对方。
「!」他抓住沈清秋的手,「师尊,雪地冷——」
「你刚刚碰雪就不冷啊?」
「唔……」
青伞被丢在一边,沈清秋也堆了一个雪人,拿树枝写上「冰」字。
然后他才发现自己没掌控好雪量,本想做个一样大的,但结果冰河雪人还是比清秋雪人高了一些。
……算了,那不重要。
沈清秋拍掉手上的雪,「嗯,好了。」然后他转头去看一直没出声的徒弟。
「……」
喂!不就是堆个雪人吗!怎麽哭了!
洛冰河用袖子抹掉滚滚落下的泪珠,朝沈清秋笑了笑,「师尊……我好高兴。」
手上不太乾淨,沈清秋不好去碰洛冰河,他把人圈在怀裡,说出最近使用频率非常高的一句话。
「嗯,不哭了哈。」
「师尊……我可以把它们带回去吗?」
「不行。」沈清秋想也没想拒绝了。
开玩笑,抱着这两堆回去,给人看见了不是又给春山恨添加新素材吗?
「呜呜呜……」
「……」
沈清秋咳了两声,「你这麽喜欢的话,我们可以每年都来这裡堆。」
「可是……我就想要这两个。」
好吧,最终还是抵不过自己捧在心尖上的徒弟弟,冰秋一人抱着一个飞回清静峰去了。
路上可能不小心有动到,当两人把雪人放下的时候,他们的头碰在了一起。
沈清秋莞尔,下一刻洛冰河也把他的头靠上自己,「师尊。」
「嗯。」
「师尊。」
「嗯。」
「师尊。」
沈清秋拿出折扇。
「我真的好喜欢师尊。」
「……我知道。」内心叹了口气,沈清秋抓着洛冰河的手摸了摸,「冷不冷?」
「不冷。」洛冰河笑得像个孩子。
「师尊中午想吃甚麽?」
「你决定吧。」
进门前,沈清秋将一度被他们无视的青伞放在地上,为他们挡雪。
两隻雪人靠在一起,脸上皆挂着笑,看上去甚是甜蜜。
(END)
谢谢小天使看到这里!圣诞快乐!
……乐乎更新后居然不能换行(手机

评论(16)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