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只是隻蟬 —

【纯双道墙八月产粮活动】转学生顺带了狗粮(上)

❖人物属于墨香铜臭,糖属于双道长,OOC属于我。
❖CP宋晓,微忘羡。
❖小学生文笔,段子体。
❖甜,现代架空,年龄私设有。
❖心疾宋岚&晓箐表兄妹设定。
❖清新少女风。(抹脸
—————
我一开始只是想写傻白甜,结果脑洞字数和BUG
一起暴冲我也控制不住……(_ _;)
我是个起名废√
这名字取的我都想笑。
补个→
大概三章完结(上中下
我努力码字!
❖中篇走這裡❖
❖手癢畫了圖走這裡❖
—————
00#
接近夜晚的黄昏,人们都渐渐离开的公园裡,三个孩子并排坐在公园长椅,其中最小的女孩躺在白衣少年腿上,均匀的呼吸显示着她正在睡梦中。
「子琛,我明天就要走了。」晓星尘轻抚着阿箐的髮丝。
「嗯,我知道。」
一个月前就已经得知晓星尘要搬家的消息,虽然心裡很捨不得,但也没办法叫人家不要离开。
毕竟从出生开始对方就在身边了,算一算也接近十年。
两人只差几个月,是邻居,双方父母交情也不错,因此经常会有所接触,常常玩在一起,偶尔阿箐来了会一起带上她去附近走走。
「接下来好像会搬到离这裡很远的地方。」
「……」宋岚只是静静地听他说话。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见面。」晓星尘看着身旁的少年,无奈地笑了一下,接着他像是想起甚麽似的微抬起头,轻轻自口袋拿出了一个小夹链袋,裡面装着黑色的流苏吊饰,上头还挂了个金属星星。
「最近妈妈很喜欢做这个,昨天我和阿箐也试着做了一些。不过阿箐老是都做不好呢。」伴随着轻笑声,晓星尘将之放到宋岚手中。
「这是我最好的作品,送你。」
「谢谢。」宋岚把它捧在手心,像在呵护甚麽易碎的宝物般,而视线落在那个金属的装饰上,「……星星很好看。」
「你喜欢就好。」
街灯亮了,天空剩下最后一抹橘色,即将消失在地平线。
晓星尘把熟睡的阿箐背起,回头看向还坐在长椅上盯着流苏的黑衣男孩。
「子琛,我们回家吧。」

01#
刷——
白皙大手拉开窗帘,清早的阳光照亮整个房间。
「唔……」而床上的少女翻过身背对亮处,把被子盖到头顶,阻隔一切会打扰睡眠的邪恶光线。
「阿箐,起床了。」晓星尘走到床边,推推那一大团绿色。
从被子裡探出乱糟糟的头,阿箐盯着自家表哥,然后才慢慢地爬出温暖的小窝,「……星尘哥早。」
「阿箐也早,快起来吃早餐。」
晓星尘父母由于长时间出差工作不在家,因此家裡留有许多空房,而阿箐的家乡较偏远,为了升学国中后开始与表哥同住。
也是个一如既往的早晨,两人一起吃完早餐,一起出门,阿箐坐在晓星尘的脚踏车后方看着和昨日没两样的风景,缓缓地到了离家不远的学校,日常看着周遭的人将目光聚集在自家表哥身上,叮咛了几句话后双双道别。
今天早修的教室有点吵闹,晓星尘踏进去便这麽想着。
通常声音的源头都会来自他的魏姓同学,但显然现下大家都是。
从路过听到的隻字片语来判断,似是在三月有新学生转进来了。
乍听之下不是甚麽太新奇的事,晓星尘也没那个心思去探人八卦,安安份份戴上墨镜尽他好学生的职责,努力学习。
至于墨镜?
「听说隔壁班那个转学生人长得又高又帅,但是都不说话,高冷程度和你不相上下,吸引了一大堆妹子过去围观他……」魏无羡说着说着,发现身旁的目光有些不一样了。
他勾起嘴角,扑到蓝忘机怀裡,「蓝湛你这样看我做甚麽?吃醋啦?」感觉到对方的手环住自己,魏无羡更往裡面蹭了蹭,「我都闻到酸味了啊,放心放心蓝二哥哥你在我心裡永远是最好看的。」
晓星尘抬了抬眼镜,曾无数次想过自己度数飞快加深的原因裡头会不会有他们两个的一份在。

02#
午休。
吃完饭后没多久晓星尘被老师叫去跑腿,简单送个资料到行政楼去。
返回教室的途中,他在走廊见外边花圃有个人看似很慌张的四处踱步,好像在寻找什麽。
从来没在校园裡看到这人过,制服感觉也挺新,是传说中的转学生?
算算离午休结束还早,附近也没什麽老师,晓星尘乾脆的偏离原本的路线,往花圃走去,想说能不能帮上对方甚麽忙。
才走近没几步,脚底传来和踩到一般地面不同的触感。
看见底下那东西的瞬间他愣了好半晌,飞快地将之拾起。
掉落至地上沾染了些许泥灰,吊饰本身有点褪色,上头挂着的装饰也因过了许久,早已没有当初的光泽。
……这是小时候自己送给宋岚的流苏吊饰?
晓星尘拍拍上头的灰尘,再看了看花圃裡专注盯着地面的人,对方丝毫没有发现来自别处的视线。
带着不确定的心情,他又走上前几步,轻声唤了幼时宋岚没有让太多人知道的别名:「子琛……?」
那人停下脚步,望向自己,和以前相比成熟几分的面容满是惊讶。
不会吧?
相互对视了几秒,如此突然就和分离近七年的好友重逢,两人顿时都不知道该说些甚麽。
后来是晓星尘先打破沉默,晃了晃手中的吊饰,「找这个?」
宋岚缓缓点了点头,朝他走去,脸上有些複杂的情绪,一点也没有再见故人的喜悦。
他这个旧邻居从小表情就不太丰富,晓星尘以为是他现下讶异的不知该摆甚麽样子,所以没有太在意。
「现下校园裡人气火热的新同学,好久不见。」再度把同样的吊饰交到对方手中,他笑道。
宋岚双脣微启,似是想说些什麽,但一个字音也没有发出。
「……」
晓星尘看出不对,连忙问他:「子琛,怎麽了?」
「……」
回应他的仍然是一片沉默。
「不舒服?」
宋岚摇头,盯着他许久,接着叹了口气,把吊饰放进口袋裡,抓起晓星尘的手,在上面写字。
指尖落在自己掌心之前,晓星尘就已经将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他勐然想起魏无羡早上说了什麽。
「听说隔壁班那个转学生人长得又高又帅,但是都不说话……」
宋岚并非不想说话,而是没办法说。

03#
不安地握住他,晓星尘刚想开口,就见面前的人拿出手机,飞快在记事本上打字。
——用这个吧。
反正,现在不和晓星尘说,他的事迟早也会有人传出去。
「……嗯,也只能这样了。」
简单交换通讯方式后,两人移动到阴凉的树下。
一场无声的对话展开。
从前话题大多都是晓星尘先开的头,而这次却不是。
——我慢慢跟你说。
这一切源自于一场意外。
事情发生在晓星尘搬家后不久,一天夜裡宋岚补习回家的路上遭人尾随,歹徒顺势进屋用刀架着他要劫财,虽然满足了对方的需求,但歹徒并没有要放过他们,打算一家三口全杀光。
为了保护孩子,父母定是竭尽全力的阻止,警方在邻居通报赶来后,宋母已经没有生命迹象,原有希望能活下来的父亲过没几天也在伤口急速恶化后离开。
留下年幼的宋岚一人。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他不能开口说话了,身体没出甚麽问题,很明显是心理因素。
但是收养宋岚的亲戚却没有想要理会这个问题,把他当累赘,甚至在不久后就将他送到下一名亲戚的住处,这几年一直是这样在不认识的亲人间流离。
看着屏幕上的字句,晓星尘甚麽话都说不出来。
「没事,犯人被捕,都过去了。」身为当事者的宋岚反过来安慰他,身旁的人表情难看得像下一秒就会布满乌云下起雨来。
「怎麽会没事……」晓星尘低语,「说起来……这麽大的事情就直接跟我讲了,没关係吗?」
「嗯。」他回,「我和你有甚麽不能说的。」
咳咳。
晓星尘方才觉得心跳漏了几拍。
「……你一个人住的话,今天要不要来我家吃饭?」他提议道。
「好。」对方一口答应。
他彷彿在宋岚脸上看见若有似无的笑意。
之后两人便回到各自的教室。

04#
回家前先绕去超市买晚餐食材,晓星尘牵着脚踏车,顺便带宋岚熟悉附近。
「再往前走就是阿箐的学校,平常我都骑车载她,但放学就没办法了,她要留下来练社团。」
「社团?」手机响起信息提示音。
「田径社,阿箐跑步很厉害的。小时候和她玩游戏都抓不到人。」晓星尘笑道。
「星尘。」
「嗯?」
「……好久没跟你一起回家了。」
「……是啊。」
一人打字,一人说话,聊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日常琐事,中午沉闷的话题没有再被提起,也没有必要。
到了居住的大楼下,晓星尘停放好脚踏车,两人搭电梯回到住处。
家裡走白色简约风格,没有多馀的杂物,也很简洁,宋岚进来的第一印象就是舒服。
「子琛你坐一下,我去煮晚餐。」书包随意的放在沙发上,晓星尘提着菜准备进厨房。
自知厨艺不精,宋岚也不知道能帮上什麽忙,便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等,打开书包拿起课本翻翻。
空气裡只剩下锅碗瓢盆发出的碰撞声,以及翻阅书籍时两纸之间摩擦的声音。
平常作饭时,阿箐总是会在开饭前几分钟回来,然后家裡会满满都是她的声音和活力。
像今天这样有人安静的在外面等待自己的感觉也不错。
晓星尘默默想着。

05#
喀。打开门锁的声音传来,阿箐还没进家门便看见鞋柜上多了一双没见过的鞋子。
「星尘哥——是谁来啦?」
然后她就看见宋岚端着一锅汤从厨房走出来,慢慢的放在饭桌上。
「……」
「……」
「阿箐妳回来啦、还记得子琛吗?」晓星尘探出头,他穿着白色围裙,手裡还拿着锅铲。
「……子琛哥?他、是……啊!是以前的邻居对吧!」胡乱的把鞋子脱了,阿箐跑上前去,「子琛哥哥好久不见!」
宋岚点点头。
「哇你好高喔!嗯——可能比星尘哥高了呢……」阿箐看着他,歪头思考道。
「阿箐妳说甚麽呢,我们两个应该差不多……」把菜摆到桌上后,晓星尘暗自比了比身高。
「去洗手,吃饭。」
「好——」阿箐偷笑。
他抬头,对上好友盈满笑意的双眼。
叮咚。提示音响起。
「别难过,还有时间的。」
「……」
宋岚看来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很认真的在鼓励他,让他回应也不是已读也不是,只好发个没有意义删节号过去。
之后晓星尘在阿箐发现问题前简单的告诉她,宋岚无法言语的事情,其他的并未多讲。
「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害子琛哥变成这样,我一定会用力打他踢他骂他帮你报仇!」阿箐气嘟嘟的说,拿筷子的手势都成了握拳。
「快点吃吧。」表哥往自己碗裡添了点青菜。
「哼!」阿箐把菜吃进嘴裡,恨不得将它和犯人一起咬碎。
晓星尘看了看自家表妹,再看看宋岚,然后对他笑了一下。
如此平和的气氛,让宋岚觉得心裡有点暖暖的。

(TBC)
-
这篇的刀一点也不痛(自己觉得
下一章高中花式撒粮√
谢谢小天使看到这里(ヽ´ω`)

评论(8)
热度(27)